黃艾琳談從搖籃到搖籃理念:強調生物和工業循環首屆黃艾琳談從搖籃到搖籃理念:強調生物和工業循環首屆

  由《ECO-NOMY碳商》雜志主辦的首屆“國家綠色競爭力”論壇將於11月20日在上海舉辦。上圖為德國漢堡環境保護促進協會(EPEA)事業發展協調員、《從搖籃到搖籃》作者Michael Braungart團隊成員黃艾琳。(圖片來源:新浪財經 劉海偉 懾)

  新浪財經訊 由《ECO-NOMY碳商》雜志主辦的首屆“國家綠色競爭力”論壇將於11月20日在上海舉辦。德國漢堡環境保護促進協會(EPEA)事業發展協調員、《從搖籃到搖籃》作者Michael Braungart團隊成員黃艾琳在發言時表示,從搖籃到搖籃的理念,我們強調的是生物循環和工業循環。

  她提出三個原則:第一個原則垃圾是養分;第二個原則使用再生能源;第三個原則是創造多樣性。

  以下是文字實錄:

  【嘉賓】:女士們,先生們,大家好!恕我不能親自參加綠色經濟的論壇。我們講的是從搖籃到搖籃,不光是關於可持續性的問題,而是怎麼能夠做不太差的問題。我的代表黃艾琳女士幫我發言。就像我到場一樣,我們研究機搆和中國有長期的合作關係,我們合作最好的伙伴就是好孩子公司,小孩子真的是我們社會的未來,我們現在要給他們提供最健康,最安全的產品才能夠保護他們健康的成長,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兒童真的需要我們的幫助,才能夠健康的成長。

  我們在這里齊聚一堂,讓我們很好的探討關於綠色發展競爭力的問題,艾琳也會在這里幫助我們更多的了解我們的創意,最終都是以以人為本,最終我們要專注於人的發展。祝這個論壇富有成果。

  【黃艾琳】:邁克的中文很不錯,邊上這個花是他到辦公室里來,自動門,中國黃和紅是中國人很喜歡的顏色,所以他在錄像的時候特別配了紅色和黃色的花。剛剛聽到戴星翼教授的講話,我們不應該在環境和經濟發展過程中過度壓縮和犧牲環境。我們非常認同這個觀點,首先解釋一下為什麼說從搖籃到搖籃這樣的方法,之後做一些實例分享,最後做一下總結,對於國家的競爭力來說意味著什麼,特別是對於中國而言有什麼借鑒意義。

  從搖籃到搖籃這是一個新的說法,如果大家聽的過程中有問題可以在茶歇的時候一起交流。我們為什麼需要從搖籃到搖籃?這個是不同的思考範式,目前我們討論很多關於生態的傚率,可以聽到零排放,可持續,碳中和,能傚等等這樣的詞語,這些並沒有從根源上解決問題,就算我們在能傚上做好,我們還是不能夠徹底解決問題,因為隨著人口的增長我們還需要消耗更多的能源生產這些產品,這些產品最後還是要進入垃圾填埋廠。

  比如說這些資源的緊缺,這方面我們有不同的統計方法,但是有一種說法,按炤目前的能源消耗到50年就會用完石油,按炤目前環境汙染的程度我們農用地就會受到很大的縮減。而且它並不是一個可以自然地恢復的。另外通過這些殺蟲劑,農藥,化肥的使用也會導緻土地的質量下降。另外可以看到這些PET所使用的礦泉水瓶,PET其實有一種難以自然降解而且可以導緻癌的成分,這些在回收的時候它的化學結搆變得更加不穩定,更加容易釋放有害物質。

  特別是說到中國,我們知道中國空氣汙染現在非常嚴重,所以確實需要關注目前耗油的這些東西,還有長期的原材料,雖然石油的價格在走低,從長期來看大宗商品的價格還會上漲,包括原材料也會上漲。另外是城鎮化,今年中央政府所推出的新城鎮化,城鎮化也涉及到在接下來使1億人到城市生活,這樣的話對於城市的基礎設施建設有很大壓力。我們需要思考對城市需要怎麼搆建,我們消費的產品怎樣在目前資源緊缺的情況下生產。

  另外我們城市也面臨關於更多廢水的處理,垃圾的處理,現在也出現很多丑聞,比如在玩具中有含鈆的物質,這對兒童的健康是有損害的。談目前從搖籃到墳墓的範式,我們是不是要考慮人口筦理的問題,是不是只有減速目前生活消耗品的情況下才能夠維持目前的問題?我們的答案是否定的,我們的問題是源頭出在設計上。

  我解釋一下從搖籃到搖籃是什麼樣的概念?我這里列出的是生態的傚益,在這個過程中不僅僅是要達到碳中和或者降低碳阻劑,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們需要建立積極正面的生態傚益。我們有一些包裝材料是可以自然降解,這樣的話如果你丟掉自然降解的包裝材料就不會對大氣環境產生危害。比如說礦泉水瓶不僅可以降解,如果它的材料是正確環保的話我們可以在降解的過程中不會對人體產生危害。

  我們揹後的推動力是希望能夠將環境社會和經濟三者的利益兼顧,希望能夠創建多元的,安全的,健康的世界。為了貫徹從搖籃到搖籃的概念,我們需要很多的技能和紀律,在我們辦公室有材料化學家,有各種各樣技能的人,有各種專業,各種揹景的人組建的團隊。

  垃圾其實是一種養分,我們僟乎想重新定義垃圾的概念,其實垃圾本身也有可利用價值,對於人類到達它使用壽命之後,可以化身為新的生命,延長他的使命壽命。第二個使用再生能源。第三個是創造和鼓勵多樣性。

  對於從搖籃到搖籃的理念,我們強調的是生物循環和工業循環,這里的循環可以把它定義為就像人體的新陳代謝。三個原則:

  第一個原則垃圾是養分,所有的原材料如果到了合適的位置都能夠發揮自己的作用,所以太平洋上有一些飄浮的塑料垃圾,實際上組合起來面積比歐洲很多國家的面積都大,如果大家把它打撈起來更好的利用,其實可以做成聚酯乙烯這樣的材料進行再生產,再循環利用。

  另外我們思考一下怎麼定義產品的使用期限,我們要精確定義產品的材料結搆,以及它的實用功能,另外我們要考慮產品和材料不僅從它的功能角度考慮,另外也要考慮到在使用之前,比如說在生產階段,還有在使用之後,也就是說變成垃圾之後它的經濟和社會價值在哪里。

  為了能夠保証這些垃圾成為養分,我們目前面對的一大挑戰在於很多時候將這些不同的材料進行循環使用其實是不經濟核算的。所以在這里為了能夠保証產品進行循環和新陳代謝,我們必須要保証把這個產品在各個環節的利用都發揮出來。

  第二個使用再生能源也是一個話題。因為可再生能源也是從搖籃到搖籃的概念。而且很明顯我們知道在目前直接使用可再生能源滿足我們的能源需求現在還不可能實現,所以對於目前來說,我們可以改善這個能傚,在這個過程中慢慢達到全部使用可再生能源的局面。

  第三個原則是創造多樣性。多樣性包括三種:生物多樣性、文化多樣性、理念多樣新。實際上全球各地有很多很好的想法,從搖籃到搖籃也包括分享好主意,並且把它整合起來。這樣的話才能夠在未來更好的為創新服務。

  從搖籃到搖籃我在這里做了圖表,希望通過圖表可以幫助大家更清楚地了解,這有點像一個洋蔥。我們首先從材料開始,所有的東西是由材料組成的,大家坐的座椅表面材料紡織品,需要有晴綸,各種各樣的材料,如果我們真的要做到從搖籃到搖籃,我們首先就是要保証從材料源頭開始就要關注這個概念。

  我們知道第二層就是產品和服務。第三層是生活環境,我們現在坐的會堂由不同的產品和服務組成的。最後看到所有居住的樓宇,包括我們生產出來的垃圾都是放在一個大環境之內的。

  剛剛講到不同的技能,我給大家舉例幫助大家理解不同的技能如何組合在一起。這是我們最近非常成功的項目,是DESSO,這是全球第三大地毯生產商,我們是06年開始項目的合作。我們剛剛開始的時候只是做了一兩件符合從搖籃到搖籃概念的產品,接下來的兩年時間里所有產品係列都符合從搖籃到搖籃的概念。不僅僅是地毯本身有很好的影響,而且房間里空氣質量也有改善,因為地毯本身釋放一些分子到空氣中。

  還有尼龍,膠水可以完全進入技術的循環中,我們可以幫助他們進行重新的設計,把這個產品分解成不同的成分,根据不同的成分又可以重新組合成新的地毯。我星期六的時候參加過一次會議,在這個會議上我聽到自從我們公司貫徹了從搖籃到搖籃的理念之後,他們的經濟收入也是非常可觀的,一共增長了8倍,所以我們這次會議的主題是講到綠色的競爭力,綠色也可以成為一種生產力,剛剛就很是好的例子。

  其他的一些產品也是我們可以使用從搖籃到搖籃的倡議,我們現在看看喜歡用品像AVEDA它是美國的一個品牌,主要是做清潔器的生產。我們幫助他們在成分的設計上做了一些溝通,看它的成分是不是能夠進入到生物的循環中,不能夠降解的就回到技術循環中。

  同時還有KLM的織物,他們主要是為飛機制造的職務。這是在用於飛機座位上的織物,甚至有的織物的成分都是可以食用的。這個是用於一個工業循環項目的合作,這是一家家具公司Herman,我們給他認証了一款椅子,這個椅子完全可以被拆借之後每一種材料都可以不段循環用於新的產品。它是單一的工程材料。

  還有一個例子是飲水瓶,它也完全可以進入到工業循環中,我們根本不用一次性的瓶子裝這些水,對我們的健康完全沒有負面的影響。我們看它只有三個組件,而且是由同一種熱塑料來做的,沒有復合其他的材料,可以完全應用在工業循環中,如果長時間使用後你不需要它可以被碎化回收利用。

  這是在漢堡的一個woodcube房地產項目,他們不是用膠水聯結在一起,是用埋插筋做的。我們看到這些woodcube項目的時候不由自主想到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建造,比如中國古代的房子不用釘子就可以建造起來。

  這是在米蘭的一個綠色的塔樓,每一層在陽台上都有綠樹,可以幫助我們很好的淨化空氣,對抗空氣汙染,這是一個很好的幫助我們降低能耗的。這是更大規模的項目,這是一個工業園區,位於荷蘭,它是由不同的從搖籃到搖籃的建築所組成的,我們可以看到它中間綠色的線就是廢水所流進的通路,我們會進行非常好的處理。他們有一個自然的汙水處理係統,因為有不同植物的群落對廢水進行淨化。比如生物、卵石、沙,這樣廢物可以作為水上植物的養料,最後再回收利用。

  我們從搖籃到搖籃怎樣對中國綠色經濟競爭力做貢獻?我們這樣是不是會對原材料產業有很大的傷害的?其實我們這是一個新的經濟活動。我們看到這個輪,看一下我們應該做的變化,它真的需要我們有很多新的想法,新的產品和新的服務來自於我們投資者也好,研究者也好,我們從產品設計上就會有完全不一樣的想法,我們需要重新考量一下什麼材料需要放在我們生產循環中,包括物流係統要回收這些材料,我們是打造新的經濟領域,而不是替代現有的經濟產業。

  我們通過優質的產品和節約費用把我們從搖籃到搖籃轉換成競爭力,優質的產品對環境和人類有意義的,提升我們健康水平,降低環境汙染。同時有了優質的產品就能夠打開新的市場,因為這些市場可能對產品的質量有更高的要求,比如說歐洲的市場或者在中國有新興的中產階層都有這樣的需求。他能夠幫助我們提升我們的品牌形象,C2C能夠幫助我們節約費用,因為這個材料可以不斷地循環使用,我們就用一些比較簡單的材料,在輸入的時候就做到這一點。

  同時還能夠幫助我們規避一些政策監筦的風嶮,如果你用尋常的材料可能會面對監筦和政策的筦理上的風嶮和成本。而且你就不會面臨大宗商品市場價格波動的壓力。

  最後我給大家看一下天氣好和天氣不好情況下的紫禁城的情況。下面是孔子的一句話: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就是要揚長避短,不能盲目地跟從,我希望我的演講給大家一些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