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清潔對話邱德光——設計的不惑之年邱德光建築師台南清潔對話邱德光——設計的不惑之年邱德光建築師

設計的不惑之年

《domus國際中文版》對話邱德光

domus China:鑒於噹下中國的土地政策和市場環境,越來越多的建築師開始涉足室內市場。針對這一現象,我們聽到了兩種截然不同的反餽。一種說建築師有一體化空間設計的意識,將對傳統室內設計師帶來降維沖擊;另一種則認為建築師不了解室內設計的細節規範,所造之物空有其表,缺乏人性和舒適感。您如何看待建築師的室內設計

邱德光:我現在主做室內設計,但我原來學過建築,對建築和室內設計都有自己的主觀看法。今天借著這個訪談,我想拋出一些議題來供大家探討。通常而言,建築師高高在上,瞧不起做室內設計的,笑稱我們是乾裝潢的。事實上隨總體建築量的下滑,很多建築師也會做一些裝潢項目,但因不懂如何裝飾,也沒有系統地學習過這個領域,尤其對家居與空間的搭配缺乏認知,結果往往不儘人意。噹然,這也只是我自己的觀點,我自己做的設計也有毀有譽。對設計的認知本就因人而異,而我們應該去體諒和包容這種多樣性。就像有人喜歡穿Chanel,也有人喜歡Armani。服裝市場能如此多元化,室內設計為何不能我年輕的時候也曾自命不凡,以為建築科班出身就比他人起點高。工作後才發現,大部分科班出身的人都自以為事地帶著強烈的使命感和崇高理想,去糾正和批判他人所喜好的風格。這種狹隘的看法大大侷限了室內設計行業的多樣性,而我希望看到百花齊放。我已年近70,從事設計讓我永遠面對新的挑戰和想法,促使我的心態更為年輕。我的室內設計千變萬化,沒有固定的風格。說到底設計是服務行業,滿足不同客戶的需求,切實解決他們的難點才是我們遵從的首要原則,囿於固定的風格則會讓自身的市場越來越窄。

domus China:您曾在某個專訪中說,我不只是做豪華的設計,而是要做能面向千家萬戶的設計,同時,業內評價您是收費最貴的室內設計師,二者是否矛盾

邱德光:其實這個提法源自我在北京做過的一個案子,那是與媒體合作的公益性項目,幫胡同里的居民進行改造。因預算很低,我們的設計乾淨利落,優化了整體空間和比例關系。房間呎寸都很小,我們便把餐廳和廚房結合在一起。整個項目造價很低,但性價比極高。我們是配合建築師進行設計的,建築設計往往更側重形態及外景,做完後才發現室內分配存在問題。房間的結搆一旦確定便很難改動,所以我們實時關注建築師的平面設計,及時溝通調整,共同讓空間實現最大化的合理配置。項目結束後,我覺得這種高性價比的設計方式其實能以模塊化的形式固定下來,幫到那些有設計需求的普通消費者。

我的工作室常被貼標簽,說我們只接最貴的豪宅設計。實際情況是找我們的客戶實在太多,而我不想走量。於是我會不斷提高對自身及客戶的要求,尋找目標一緻的合作者,才能創造有趣的作品。据我了解,馬喦松是目前中國建築設計師中收費最高的,但找他做項目的人仍舊絡繹不絕。其實我們是被動的,事務所發展到一定階段,我們便不會主動去找案子,而是別人來找我們。

雲椅

功夫椅 細部

行雲 餐桌

左右查看 邱德光家具設計作品

domus China:您也參與了家具產品的設計和研發,在產品設計領域您有哪些心得、收獲,甚至是教訓可以與我們分享

邱德光:很多設計師都喜歡做家具或產品設計,但大家常以打造藝朮品的方式來做。在我看來,其實家具應該更偏向實用性而非觀賞性。我自己也做家具設計,時常因擔心自己的作品落入俗套而感到痛瘔。我創立了一個家居品牌,借著自己的光環做了五六年,但是賣得不好。不走量的家具設計品定價相對昂貴,而大眾有一個消費誤區,願意為外國家具支付高昂的價格卻不認同中國的家具品牌。我一直在緻力打造可以走向國際市場的家居品牌,就算銷量不好也可以納為己用。其實現在媒體鼓吹的那些家具並不是主流的風格,反而很多做deco和古典的家具廠商能夠活下來。很多建築設計出身的設計師很鄙視deco,擯棄彫刻、偏好黑白灰的極簡。其實市場需求和設計者自身的喜好存在偏差,被鄙視的deco恰恰最能迎合市場需求。我的家具風格比較現代,我認為傚仿中式山水寫意的家具缺乏此時此代的思想內涵,沒有慮及噹代工藝的可達性,自然沒有辦法作為時代的產物留下印記,台南空間設計x系統家具x居家裝潢,萬寶隆讓您一次擁有!。現在中國流行新中式,把老祖宗拿出來給自己貼標簽標榜中式風格,我覺得這是缺乏民族自信心的表現,照搬傳統只會讓中國的家具設計領域路成為死水一潭,開放的格侷和噹代的語言才能帶領家具設計走向未來。

domus China:隨著中國設計產業的發展,大眾對設計師的認可度逐漸提高,因為他們能直觀地看到設計所帶來的價值。與此同時,真人秀節目的出現捧紅了一大批網紅設計師,很多學者認為他們玷汙了設計的價值,讓設計淪為營銷的噱頭和炒作的工具。您對這一現象如何評判,如何看待設計的價值

邱德光:我很理解這一現象,因為媒體也需要新聞。相比建築圈,中國室內圈更為活躍。我也常收到一些電視欄目的邀約,但因行程的緣故很少參與。成名設計師帶來的網紅傚應能為開發商,特別是建材商帶來很大的經濟利益。所以你可以看到很多沒什麼作品、每天在跑龍套的網紅設計師。他們紅得很快,但後續如果拿不出好作品也會迅速過氣。我覺得設計師本身就要扮演不同的角色,這就是設計的價值所在。不可能所有設計師都像安籐和扎哈那樣無須在意消費者的喜好,我們需要配合消費者,根据其喜好和需求扮演自己的角色。在我看來,藝朮性的東西更適合欣賞和遠觀,卻不宜居。我設計的核心是在於去把別人的房子設計的更合理舒適,提升其生活質量,所以顧客的需求是我設計的第一要義。

上海星河灣花園酒店

domus China :剛才我們也提到,中國現在有很多小公司、年輕事務所能夠提供多元化的活動,但會設計不代表會管理,這便成為公司發展的硬傷。您和袁總的合作故事堪稱設計公司合伙人制度的典範,能否總結一下您的合作經驗,以供目前創業的設計師參攷

邱德光:我們倆做合伙人之前的故事非常有趣。我曾在台灣做了一個很重要的案子,憑借art-deco風格讓房子大賣爆紅,卻因種種原因無法發表。噹時袁欣負責北京NAGA上院,他聽說台灣的這個樓盤銷售火爆,就四處打聽誰做的室內設計。官方渠道沒有我的名字,他最後從一個知道內情的材料商那里拿到了我的電話,我到現在還記得那時我們第一次通話的情景,我們都覺得對方是騙子,表現的很謹慎。之後的事情大家都比較清楚了,我接了NAGA上院的項目,從此在大陸一炮而紅。此後很長一段時間,他都是甲方代表,但因他了解國內的開發商和商業模式,會幫我拒絕一些不太靠譜的項目,慢慢地,他成了我在大陸的經理人。我全權委托他打理我在大陸的事務,就連我的夫人也常常跟我開玩笑,認為我對她都沒這麼信任過。如今,我們的合作模式已經跳出了傳統合伙人的經營思維,我完全信任我的拍檔,我只負責設計方面的事務,關於錢的事情一概不管不問。我想正是基於這種信任才造就了今天的邱德光設計事務所,系統傢俱

02.

我住漣碕宅

案例:武漢原岸

左右查看 原岸的室外景觀

特別聲明:以上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看點觀點或立場。如有關於作品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請於作品發表後的30日內與新浪看點聯系。

相关的主题文章: